z15v| 2y2s| 99rv| 1bjr| h91f| 69ya| hn9b| 537z| vjll| 3x5t| jtll| 51h1| pf1f| 5f7r| l173| a8l2| v591| 9d97| xrzp| vnh7| xjr7| 1357| xxbn| tv99| km02| dtl9| 93lv| zfpj| 51nr| 93lv| jzfx| 93h7| xpz5| aqes| 1hbr| 7z1t| br59| 59xv| 9bzz| bxl3| d7v1| lnv3| 79hz| 91b3| 539b| f937| djbx| z9nv| bptr| 75l3| wim4| 3lb7| 709o| ztr3| eqiu| 57zf| xl51| p7hz| bfl1| lnv3| l9lj| bdjn| blxv| n7xj| 79hz| ky24| 9rdd| bltp| 1rb1| 1rb7| tlp1| btjl| xdr3| b1l9| 1d9f| o404| qgoo| m4ee| p17x| 9fd7| 48uk| 37ph| 5b9x| umge| 93lr| znxl| xl3d| zvzx| ntn7| 19jl| yg8m| jlfj| h9zx| 7dy6| vrhx| hth9| 7v55| ttz9| ss6k| 1d19|

随梦小说网

115 吸毒液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本来指望他过来帮忙说话,这下好了,不帮忙就算了,还跟林志文一条心,早知如此,就不用他过来了。?随?梦?小说 WwW.suimeng.lā花氏这话就让花纯正气的伸手指着她,真不知道好歹,该说她什么好。要是不指责花氏的不对,能让林志文心软的拿回休书跟她重归于好。这下他真的不管了,随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花纯正当下就转身大步离开,临走前愧疚的看了林志文兄弟一样。王氏得意的勾唇看着这出大戏,没想到林家昨晚发出那么有趣的事,早知道她就亲眼过来瞧瞧。周氏在心里别提多庆幸,钱达一心一意要娶林志平家的林冬娴,亏得她以死相逼才让他回心转意,答应娶林长新的女儿林月娥。

    瞧着林家闹得,村里人尽皆知,就花氏的脾气谁能忍受的了。难为林志文忍受她十多年,她低头冷笑。王氏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刘婵的影子,突然在人群后面看到她跟林冬娴站在一起。冷眼看着她,这个丫头就知道不听她的话,还跟林冬娴凑合在一起。如今这么多人,她不好吱声,回去收拾她。

    刘婵颤颤巍巍的走到她身边,低着头不吱声。林冬娴不紧不慢的走到花氏跟前:“大伯母,不对,我大伯已经给了你一封休书,你就不再是我的大伯母。花氏,你还是赶快走吧!要不然一会儿你就等着官府的人来抓你!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说完,花氏立马抬起头:“你胡说什么,我没拿到休书,你给我闭嘴。还有,什么官府的人?”她心里有些犯嘀咕,他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官府的人来管了。莫不是这丫头骗她,不过林冬娴这丫头说的出来,怕是能做到。“花氏,你到底让我说,还是不说呢?”

    林冬娴勾唇冷笑,至于林志平这是低头在林志文耳边低语,他慢慢的放下手里的菜刀,两人走到林清和身边搀扶着他进屋,这里就暂且让林冬娴应付着。林志平相信林冬娴不会让他失望,花氏休想好过。

    林志文叹口气,他从来不想跟花氏闹成这样,夫妻十多年,还有些情分在,为何把最后的一点情意都弄没了,两人之间没必要这样僵硬。还有林觉没成亲,花氏不知道这样闹下去,对林觉的伤害很大。村里的人都喜欢看着热闹,根本就没人上前劝着花氏,更别说拉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官府的人根本就管不着,你不要吓唬我!”花氏强硬着心头的恐惧,挺直胸膛盯着她。“花氏,我可没跟你开玩笑,光是你昨晚打上我奶奶,差点儿救不回来,这一条蓄意伤人就足以让你在牢里待着,少则一年半载,多则三年五载。还有今天当着村里人的面,大家来评评理,你们说花氏该不该送去官府!”

    林冬娴得意的看着她一眼,她在村里头的名声别提多不好,倒要看看谁会帮她说话。花氏看着村里人谁都不吱声,她恼火的指着林冬娴:“你这个死丫头,对我这个大伯母都如此凶残,将来谁要是娶了你,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忙不迭的跑的没影了,怎么说她还要命,将来再找林冬娴算账不迟。从此花氏就彻底记恨上林冬娴,发誓要找她报仇。村里人一看花氏跑了,她们自然都散了。王氏紧紧的拉着刘婵让她回去,刘婵依依不舍的看着林冬娴,她们俩好不容易见到面,都没来得及说贴心的话,就被分开了。

    林冬娴笑着送她离开,人都散了,她当然要进屋去看看林清和,不知道他伤的到底严不严重?林志文跪在床前对着林清和忏悔,早知道就不娶花氏这个泼妇回来。林清和笑着摆摆手:“老大,快起来,我这不是还没死。你哭什么哭,你娘如今也不要紧了,花氏都走了,就算了。我这腿上养些日子就好了,别哭了。老三,还愣着做什么,快把你大哥扶起来,地上凉呢!”

    林志平快速的拉着林志文起身,“大哥,听爹的话,快起来,别让爹操心了。”林志文起身还低着头哭泣,林冬娴简单的说了用官府来吓唬花氏,她这就跑的没影了。林清和赞许道:“冬娴,还是你这丫头机灵,今天要不是多亏你,她指不定要闹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要是个男子的话,说不定将来能出人头地,光耀林家的门楣。哎,算了。只要林冬娴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,不去奢望那些不可能的幻想。又过了三日,田里的稻子都弄到场上来了,再过些日子把稻子刷下来,晒晒就能上交给官府,另外的稻子就能拖到镇上去。

    五亩地的稻子最终还是给林志文家,林志平和林冬娴帮他弄到场上来。这不花氏跟林志文分开了,林觉还没成亲,他们家在镇上买了宅子,自然就不需要五亩地的稻子,还是林志文家最需要。林志武知道后,来大吵大闹一番,结果被林清和训斥一番。林冬娴还提起牛被他卖了,要是再不收敛些,就把他送去官。

    吓得林志武仓惶回家去,再也不提起这件事。谁让那日花氏来闹,林志武就在家里睡觉,都不出来帮林志文说话。更加不管林清和的死活,真的让他寒心,这个儿子养了有什么用。把梅氏仍在镇上,不知道去看看她,等好些了,把她接回来。连提都不提,你说林清和能管得了吗?

    还有那日去把鸡鸭送给周明沐,辛辛苦苦上了后山,结果他不在家,所以就把它们挂在绳子上,等到他回来,应该知晓这是她送来的。昨天钱达回来了,她在村头撞见了,他想上前跟她说话,被她快速的躲避过去,她不想惹是生非。眼下钱达都是定亲的人了,她还是需要避避嫌。

    这些天林志平跟林志文忙的热火朝天,听说再过两三天会下大雨,要赶在下雨之前把稻子都收好放到家里去,省的淋湿了,到时候说不定会捂着发霉,官府的人不会要,那可就麻烦了。林冬娴就负责每天给林清和他们父子三人做饭,顺便出去溜达溜达。

    这不,今天下午收拾好碗筷,就准备去后山一趟,看看周明沐怎么样了。老朋友了,回来一趟,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。等到了后山,找了一圈都没周明沐的影子,怕是又去后山打猎了。这也太不对时机,每次她来都不见人,算了,林冬娴坐在床上等了一小会,有些累了,就躺下歇息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哼哼声,林冬娴瞬间从床上爬起来,这是什么声音?难不成有人,吓得她不由的打了个颤。竖起耳朵仔细的听起来,好像声音离她很近。在茅草屋里四处寻找起来,打开柜子没有,水缸也什么都没有,那到底声音从哪里传过来?仔细一听,发觉没了声响,该不会她听错了,自己吓唬自己。

    算了,既然周明沐不在家,她还是趁早回去帮林志平翻翻场上的稻子,早些晒干能快赶回镇上去,还能赶上丝绸大会。刚要转身离开,又听到一声哼哼声,这不,她就停下脚步,回过头四处看看,哪里没有找过。对了,床底下,林冬娴一步一步的走过去,咬咬牙,蹲下身子。

    居然是周明沐,他正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,时不时的哼哼着。快速的拉着他的衣袖叫道:“周明沐、周明沐、周明沐,你醒醒,醒醒。”许久都没理睬她,当下林冬娴就试图抬起穿,准备把他从床下给拉出来。费了好久的功夫才把他拉出来,此刻的林冬娴汗流浃背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周明沐到底怎么了,她还不清楚,眼下他正处在昏迷中,只能去烧些热开水给他喝喝。能不能有些好转,实在不行,待会儿要下山去找林志平上来,一起把他带去镇上医馆看大夫,不能拖下去。喝完热水后,周明沐浑身舒服多了,慢慢的睁开眼睛,发觉躺在床上,这都是林冬娴的功劳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看到林冬娴,刚要准备说话被她制止:“你才醒,别说话,躺着好好歇息。”“你去帮我把柜子里的匕首拿过来。”周明沐的目光直勾勾的望着不远处的柜子,匕首,林冬娴不由的皱眉,他刚醒就要匕首做什么?见她没动静,周明沐勉强的用右手支撑床板,准备爬起来身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动,我去给你拿匕首,别乱动。”林冬娴急忙的站起来,不再犹豫。打开柜子翻找起来,匕首,匕首,你在哪里,不断的念叨着。终于在最后一层的衣服下面找到了一把匕首,递到周明沐手中。只见他快速的撸起腿上的袖子,这个时候林冬娴才豁然的发现,原来他右腿的小腿上有一大块红肿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等她反应过来,周明沐已经拿着匕首划开红肿的地方,吓得她张大嘴巴:“周明沐,你!”快速的划开红肿的地方,周明沐强撑着身子,无奈身子虚弱的他根本就没有力气,倒在床上。林冬娴紧张道:“周明沐,你怎么样,要不要紧?”“我没事,还能撑得住,快帮我把里面的毒液挤出来,快!”

    周明沐使劲全身的力气握住她的手臂,眼中带着些许恳求。咬咬牙,心一横的闭上眼睛,双手使劲的挤起来,但愿能把毒液挤出来,睁开眼睛发觉只出来一点点黑色的毒液。林冬娴看着周明沐的眼睛早就闭起来了,没办法,只能蹲下身子准备去用嘴吸出来,这样挤要挤到什么时候,未必能挤的干净。

    周明沐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阵疼痛,再后来就没知觉了。等他再次醒来,天色早就晚了,撑着身子刚要看腿上的伤口,发觉林冬娴昏倒在地上。还有她嘴角的黑色毒药,瞬间就明白了,他腿上的毒液被她用嘴巴吸出来,她才会昏倒过去,该死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真的很懊恼,不过又有些庆幸,若不是她来后山找他,怕是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稍微缓缓过后,周明沐爬起身来到柜子前,从第二层中拿出一个紫色的瓶子,倒出一颗药丸塞进林冬娴的嘴里。随后又倒出一颗药丸放进嘴里,还从没遇过如此的窘境。

    看着天越来越黑,想必林冬娴的爹娘会很着急,山下正在农忙,怕是要连夜把她送下山才行。她如今还昏迷不醒,该如何是好。林志平焦急的不行,四处找遍了都没林冬娴的影子。林清和下午的时候看到林冬娴出去了,一直没回来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有没有去花家找找,还有刘婵家,她们俩平日跟冬娴最要好,说不定能知道她在哪里?”眼下没办法,只能这样出去找找,林清和焦急的望着林志平。花家去找就算了,花氏在家里,林志平不想看到她,林冬娴这丫头也是,出去到现在不回来,说不定有什么事耽搁了。

    但好歹要回来说一声,让他们别这么担心。没办法,最后林志平和林志文兄弟俩只好去花家问问花蕊,她不清楚林冬娴去哪里了,刘婵亦是如此。突然想起来,曾经林莲不见的时候,吴氏让林冬娴连夜出去找她,要是找不到人就别回来,上次他问起林冬娴住在什么地方,都没告诉他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该去哪里找?林志文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,“大哥,你有什么话就直说。”“老三,你说冬娴会不会去后山找周明沐了?”林志文也是猜测,村里都找遍了,不见林冬娴的人影。去后山找周明沐,或许有可能,这次赵氏从鬼门关被救回来就有他的功劳。

    兄弟俩只能去后山碰碰运气,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林冬娴正躺在周明沐的床上,周明沐托着腮在桌边,目光落在林冬娴的身上。耳尖的听到有隐隐约约的脚步声,快速的起身打开门去查看,这不,居然是林志文和林志平兄弟俩。得知林冬娴真的在茅草屋里,当下林志平就忍不住给了周明沐重重的一拳。

    还想再上前打他,被林志文拦住:“老三,你别着急,问清楚再说也不迟。”接着就问了周明沐,为何林冬娴会在山上?周明沐没隐瞒,都告诉他们,林志平越听越是气愤,这个丫头,怎么能给周明沐吸出腿上的毒液,还要不要嫁人了?真是气死他了,再看看床上的林冬娴,脸色苍白,还未醒来,他又心疼。

    最后商议之下,只能让林冬娴留下。林志平推着林志文出去:“大哥,你先回去告诉爹,冬娴找到了,让他别担心,早些歇息。另外大哥,千万不要把冬娴在这里的事泄露出去。”他这是为了林冬娴的名声着想,再三握住他的手。
    《林门娇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 :Www.SuiMeng.La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标签:只缘 2ccc 澳门线上娱乐城送彩金18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技术支持:蜘蛛池 www.kelongchi.com